首页 -> i世博主页 -> 正文

人民网:文化传承,重实物更重精神

作者:郝洪 包蹇 http://expo.cyol.com 2010-06-24

  上海世博会“城市更新与文化传承”主题论坛在苏州已落下帷幕,而在世博园内,关于“文化的传承与创新”的精彩对话却刚刚开始,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关于文化传承与创新的经验,被推至参观者面前。那些蕴藏在图片或是影像展示背后的理念和智慧,正是平衡“城市更新与文化传承”,开启“和谐城市”之门的钥匙。

  法律保护

  遗迹与生活融合

  “雅典:栩栩如生的历史”考古文化展,是希腊献给上海世博会的一份特别礼物。这场展览中,最令人难忘的,是那些使现代生活与古代遗迹和谐相处的地铁工程。

  雅典的地铁修建速度很慢,与其说是修地铁,不如说是为大规模考古发掘开辟道路,几乎每一次的地下掘进,都会发现新的历史遗迹。每到这个时候,挖掘机就会安静地退守一边,让路给考古学家们手中的小刷子。而在地铁修建过程中发现的文物和历史遗迹,都尽量在原来的位置上恢复。在雅典,共有6个地铁站设有文物展示区。所展示的文物从拜占庭到古罗马到近代希腊,是一个珍藏着希腊文物精品的博物馆。

  除了地铁内精致的博物馆,在雅典,还可以看到古城废墟和市民住宅为邻,现代建筑与历史遗迹隔街相望。“我们的理念是,文化保护不是一种简单的拯救,而是在拯救过程中,将之与民众的日常生活融为一体。” 希腊文化与旅游部秘书长丽娜·蒙多尼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雅典之所以能尽最大努力、最大限度地保护历史文化遗迹,维护文化遗产的尊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系统、严密的法律制度。“在希腊,古迹保护被列入希腊宪法。”丽娜·蒙多尼博士说,“当商业开发与历史文化保护发生冲突,或者历史遗迹的挖掘牵涉到公民利益的时候,我们都有明确的法律文件指导。”

  有资料表明,希腊自1832年独立以来,就制定颁布了保护古遗址的法令,1835年颁布关于保护古建筑的法令,1975年颁布建筑文化遗产保护法。现在全国有国家登录的保护遗址、保护建筑约40万处。

  民间机构

  不可忽视的力量

  有着64年历史的国际博物馆协会,今年首次参加世博会。上海世博会期间,它以“博物馆,城市之心”为主题,分别举办欧洲、非洲、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区、大洋洲和亚洲文化主题月活动,全方位展示世界多样化的文化自然遗产和丰富的博物馆资源,从文化、经济、创新、社会、环境五个方面诠释博物馆和城市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

  国际博物馆协会负责上海世博会展示的班班小姐告诉记者,“我们希望通过对这些文化的展示,体现博物馆在历史文化传承与保护上的责任和作用。”

  一直以来,国际博物馆协会在保护文化遗产和打击非法贩运文化财产的斗争方面卓有成效。到目前为止,协会已经刊出15期失窃和走私文物“红名单”,被列入名单的文物一旦在各个拍卖会上现身,失主就可以凭此证明依法追索文物,有不少国家就是通过“红名单”追回了本国失窃的文物。协会还发起了国际性的文物保护行动“蓝盾运动”,帮助遭遇战乱和灾难地区的文物受到特别保护。

  “民间机构在文化遗产保护上的力量不可小视。他们在努力推进着社会文化遗产保护的进程。”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系教授杨志刚说,“德国著名的德累斯顿圣母大教堂的重建,即是民间力量推动的结果。”

  “如何引导和支持民间机构致力于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事业,这是我们面临的新课题。”杨志刚说。他认为,和一些先进国家相比,中国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法律滞后,民间机构发育也不健全,而社会内在的快速发展需求又十分迫切,使得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遭遇比其他国家和地区更多的难题。

  工业遗产

  保护和合理利用

  上海世博会5.28平方公里园区内,并非所有建筑皆是新建。其中,有几十万平方米的建筑源自对上世纪工业遗产的更新和合理利用。

  “上海世博园浦西企业馆的用地是在原来的江南造船厂,也就是江南制造局的土地上建设起来的。这块土地是中国工业现代化最早的一块用地,沉淀了我们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非常重要的一段历程。因此在整个规划过程中,我们非常注意保留每一栋建筑,包括建筑中的每一块砖和每一块玻璃。”上海世博会园区总规划师吴志强在回答人民网网友提问时说。

  根据吴志强的设想,世博会后,浦西展区的一部分应成为展示中国现代工业博物馆历史的一个博物馆群,而江南造船厂则成为一个江南公园,让后人能看到中国各行各业在现代化历程中的发展历史。

  在吴志强看来,“曾经在一个农业中国的时候,这片土地为中国的工业化做出了贡献;希望未来我们变成工业强国的时候,这里变成未来的创意和设计基地,也成为我们孩子感受祖国历史和创新祖国文化的教育基地。”

  这些在世博会上大放异彩的经验,能否在日后被广泛复制?“这需要政府有远见卓识,平衡好经济发展与历史文化保护之间的关系。”杨志刚说。他认为,在历史文化传承与创新上,目前存在两种极端情况:一类是置历史文化遗产于不顾,一味地大开发、大建设;一类是,不顾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传承规律,过分强调遗产经济,对历史文化遗产进行破坏性的开发。

  “人们习惯地将文化称为‘软实力’。‘软实力’不能仅局限于经济价值。”杨志刚说,“如果在历史文化保护与传承过程中,过多地追求‘政绩’显示度,缺少真正的社会和文化关怀,那就是失去了文化传承的本意。传承历史文化不仅是实物传承,更重要的是文化精神的传承。”

来源:人民网(F-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