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世博主页 -> 正文

全球名校献演世博

音乐让我们走到一起

本报记者 王烨捷 刘坤喆 http://expo.cyol.com 2010-07-06

    7月5日,来自美国耶鲁大学的男声合唱团在上海街头表演节目。新华社记者 陈飞摄

    7月5日晚,当无伴奏合唱“蓝光之屋”的歌声在上海世博会博览广场大舞台上响起,2000余名参加世博青年周开幕式的中外观众完全沉浸其中。这是哈佛大学鳄鱼合唱团的传统保留曲目,每次演出的开场曲目非其莫属。今天,哈佛学子第一次把它带到中国大陆。

    大约一周以前,美国人安木克收到了一封来自哈佛校友会的E-Mail,邀请他到上海来看看世博、看看母校乐团的表演。这个正忙着在中国创办自己医疗器械企业的“大忙人”,这次难得放纵自己出来偷闲,“这两天,只要有时间,我都会跟着他们看表演。”

    据悉,7月3日至17日,应上海世博局和复旦大学的邀请,来自牛津、哈佛、耶鲁、伦敦皇家学院等13所世界名校的学生乐团,将与来自北大、清华、复旦等8所内地大学,香港大学等5所港澳台高校的学生乐团以及16支来自两岸三地中小学、少年宫的文艺演出团体在沪参加“世界名校大联欢”活动。

    其中世博会青年周期间,名校乐队将在世博园内博览广场每天演出3场,此外,还将在上海部分社区为市民献演14场专场音乐会。

    对于从小在津巴布韦长大的黑人小伙儿缪库赞·鲍威来说,进大学以后的人生就像是一场梦。4年前,他凭借优异的SAT成绩和出色的个人素养被哈佛大学录取,并获得了每年两万美元的奖学金。

    这笔钱几乎够他在美国生活所需的所有花销。此后他加入了哈佛Krokodiloes乐团,跟着乐团,他游历了全球五大洲的很多城市。就在不久前,他这个来自外国的黑人,通过竞选坐上了乐团一把手的交椅。

    这个见过不少世面的非洲男孩告诉记者,上海之行大大改变了他对中国的看法,“过去我只是觉得中国和津巴布韦差不多,都是发展中国家,只有欧美和日本才是好地方,但现在我觉得,中国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发达国家了。”

    鲍威吃着中国菜,穿着中国制造的衣服,开始向新认识的中国朋友学习简单的中文。

    而在澳大利亚的高中生艾利森·雅可布看来,中国人、中国话和中国菜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玩艺儿了。尽管16岁的她从来没有来过中国,但她对中国早已有了足够的了解,这次亲眼看见的中国与她原本想象中的中国并没有多大区别。

    “澳大利亚有很多中国人,很多地方都能吃到中国菜,中文学校也有很多。”雅可布的父亲是中澳混血儿,“听说我要来中国,他比我还要兴奋,他也特别想来看看,但他要工作赚钱。”

    一身笔挺的西装,白衬衫配上印有哈佛校徽的绿色领带,尽管上海的气候湿热难耐,哈佛大学鳄鱼合唱团的所有11名成员都在35摄氏度的高温下保持着惯有的“冷静”,这是他们对音乐的尊重,也是对观众的尊重。

    而在乐团总经理、哈佛大学经济学专业学生缪库赞·鲍威看来,这身装束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作用,那就是树立“品牌形象”,无论到哪里演出,乐团着装向来都是黑西装配绿领带或领结。

    作为总经理,鲍威不仅要关注表演创作,还要负责乐团的“生计”,“学校不拨经费,我们所有的活动费用都来自演出收入和唱片收入,校内演出门票6美元,还有一小部分来自社会捐款。”

    每年暑假,鳄鱼合唱团就要开始一年一度的全球巡演。这个在旁人看来羡慕不已的差事,在鲍威眼里可就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尽管来自不同的高校,耶鲁大学Whiffenpoofs男生合唱团第二男高音迈克尔·勒文却常常喜欢和来自其他高校乐团的朋友们,“混”在一起聊天。他喜欢广交朋友,因为他不仅仅是一名歌者,他还是乐团的商业经理。

    “财务,钱,演出场次都由我来负责安排。”勒文这样介绍自己,喜欢哈里·波特,喜欢星际大战,喜欢冒险旅行,“过去我把大量的精力花在游戏和娱乐上,但这一年,我主要负责谈生意和唱歌。”

    在耶鲁大学的心理学课堂上,勒文是一名专心致志的学生,谁也想象不到他也是一名歌者,一个“生意人”。同样,在建筑学、比较科学、物力学、伦理学,甚至两性研究的专业课上,到处都分布着 Whiffenpoof的成员。专业课是一码事,爱好又是另一回事儿。就像中国民族舞演员和美国摇滚乐团的贝司手也能互相沟通一样,语言不同、专业不同,甚至所关注的音乐艺术领域也不同,但他们对音乐的爱好相同。

    一次彩排演出中,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专业的袁菲娜要表演舞乐“古韵新风”,她和一名美国学生聊了起来,“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具体是做什么的,我跟他大概说了一下我的舞蹈,不知道他听懂没有。”尽管双方都不清楚对方表演背后深层次的文化底蕴,但都真诚地为对方的精彩演出鼓掌。

    再说勒文,他只来过中国两次,6月去的北京,7月来到上海。短暂的停留并未影响他与中国朋友的交往,“那一次我们在北京做了慈善演出,筹集到的钱给中国学生上大学。”

    他能清楚地将北京和上海区分开来,“北京有历史感,上海却很时尚。”他说现在耶鲁大学的很多学生都在学习中文,“中文现在可能是我们大学里学习人数最多的一门外语。”

    从5 月初开始,Whiffenpoof要在3 个月内到17个国家巡演,“在走访过程中,我发现,虽然语言各不相同,但其实各国青年人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在学习上都挺努力,也都爱逛街、泡吧、在餐馆聚会,也都着迷于‘世界杯’。”

    “这次活动绝不仅仅是一场联欢。”复旦大学团委书记尹冬梅这两天一直忙着筹办这次世界名校大联欢,“它是中外青年交流的一次盛会。10多天共同表演的经历将成为这些未来世界各个领域的领袖最为重要的人生回忆,这将促进世界了解,理解中国、中国人和中国文化,建设和谐世界。”

    本报上海7月5日电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F-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