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世博主页 -> 正文

循环经济新亮点

http://expo.cyol.com 2010-09-29

  虽说襄垣是个产煤大县,但如今襄垣人最常挂在嘴边的,却是“循环经济”、“新农业”这样的时髦字眼。

  襄垣煤矿集团在全县最早走入以“吃干榨尽,零基排放”为标志的循环经济,企业规模得以迅速膨胀。这家靠单一原煤生产起步的煤矿,从2004年起就按照“减量化、再利用、再循环”的思路,致力于新技术、新工艺的开放应用,以煤为原料,不断延伸产业链。先后筹资16亿元,新上17个工业新型化项目,构建起四级产品延伸和循环利用体系:第一级是煤炭用于洗选;第二级是利用矸石、中煤和泥煤发电;第三级是电力用于电石生产;第四级是以电石作主要原料生产聚氯乙烯。兴建了300万立方米污水处理厂,将污水全部处理后再回用到企业;电厂的粉煤灰等废料也成了生产蒸压砖的主要原料;电厂余热为县城提供供热面积已达370多万平方米。循环经济已经将襄垣煤矿打造成这样一个极具竞争优势和竞争实力的企业集团:年产原煤240万吨,入洗原煤270万吨,发电12亿千瓦时,生产电石20万吨,生产镁合金2万吨,生产蒸压砖1.2亿块,生产聚氯乙烯60万吨。工业总产值由2003年的9.6亿元猛增到2009年的218.8亿元;销售收入由2003年的85155万元增加到2009年的208.7亿元。实现利税由2003年的6880万元增加到2009年的49.6亿元。万元工业总产值能耗下降0.6吨标准煤,万元工业增加值耗能下降1.8吨标准煤。每年减少粉尘排放45万吨、二氧化硫60万吨、二氧化碳30吨。这一切给企业带来的是更快的成长:2010年,襄矿集团的年产值将突破60亿元,上缴税金将达到10亿元。

  襄矿集团的成功转型,不仅使人们看到粗放型资源经济转向低碳经济型生产模式的途径,也引导更多的企业在逐步减少对资源过度开发和二氧化碳过度排放,转变增长结构和增长方式中实现着快速成长。

  七一煤矿是襄垣的重点煤矿之一,年产原煤100万吨。着眼于煤矿转型和资源效益最大化,2008年,他们上马60万吨甲醇项目,以8亿元的产值远远超越百万吨煤5.2亿元的产值,增长结构与市场结构发生了根本性转变。华宝公司则是由花宝沟煤矿牵头,实现了用高科技改造企业,进而占领市场高地的追求。他们从中科院、清华大学等科研院所聘请焊接专家和科技人员加盟,组建了集研发、制造、销售、服务于一体的高科技企业,开发出数字化多功能焊机和逆变自动埋弧焊机两种类型8个产品,获得多项专利,具有独立自主知识产权,通过了国家质量认证中心的3C认证,拓展出高附加值的新的市场空间。桀龙煤化也在以成本优势在寻求差异化中开辟着自己的蓝图:他们用40万吨纳米PVC、32万吨烧碱、40万吨电石架构着企业的未来。电力行业的转型也许更加发人深省,生长于产煤大县的电厂并没有把火电作为他们的优势,在现有的8个电力生产企业中,有3个是煤矸石发电厂,3个是煤气发电厂,2个是水电厂。

  武耀华,曾经是襄垣县地方国营煤矿的一位工人,在井下工作过6年。如今,他正守着一片新建的工业园,很快,这里将建起一座轮毂厂,而这新厂也是他工作过的煤矿产业转型的一部分。

  从轮毂厂回县城的路上,路过一大片大棚。当地人介绍说,这是向山东寿光学习建的蔬菜大棚。早先在古韩镇崔家庄进行了100亩试点。如今,襄垣县已经建立农业科技示范园区30个,新增设施农业大棚1500余架、3000余亩。

  走进东宝薯业的生产车间,很难想象这里会是一个县城的加工工厂。一位负责人说,从进入机器,到最后打包,别看只是在厂房里的一点距离,其实在生产线上,它已经走过5里路的长度。

  离厂房不远,是一片菜地,再远一些,是猪舍。如今,这里已经形成一个农业经济的循环:种苗繁育——基地种植——淀粉加工——粉条生产——蛋白提取——甘薯及薯渣转化酒精、饲料——生猪养殖——沼气生产——沼渣沼液用于农田种植的绿色循环产业链条。

  目前,这家公司已经形成年加工甘薯5万吨的生产能力,可以带动全县7个乡镇3000余户农民种植甘薯2万亩,年可带动农民增收2000多万元。这是一家村办煤矿转型而来的农业加工企业。负责人说:“煤炭行业是暴利,但是不持久,而且对环境污染也大。如今我们投资农业,和煤炭比起来算是微利,不过这是未来的方向,是可持续产业。”

  发展一个兴村产业,建设一个农户公司,这是襄垣新农村建设提升工程的一项硬指标。现在,县里规划的60个新农村已经全部实现一村一个主导产业,一村一个致富项目,支撑起农村经济发展的脊梁。

  始于转型的变革不仅为襄垣人打造了一座鲜亮的人居新城,更以新的产业格局促成了全县经济的快速发展。去年,襄垣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完成114.6亿元,位列长治市第一;财政收入完成26.63亿元,比上年增长26.76%,在全省和全市分别排列第五位和第一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544元,同比增长19.4%;农民人均现金收入6148元,同比增长7.3%。

  我们在不断的惊讶和赞叹中,记录下襄垣转型发展的轨迹。就资源型城市而言,转型并不仅仅是一场涉及生活方式与生活环境的转变,也不仅仅是针对旧生产格局与生产方式的除旧布新,更是促成经济社会全面进步所必须的对发展理念、发展模式、增长理论的全面革新。尽管推进经济社会的全面转型是一项异常艰巨的任务,但只要我们确立了新的理念、思路与脚踏实地的作风,就能从根本上转变资源型城市与产业的发展方式和增长质量。

  襄垣已经用自己的成功实践证明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