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世博主页 -> 正文

“百万日”里的世博新一代(图)

本报记者 周凯文并摄 http://expo.cyol.com 2010-10-20

  10月16日,上海世博会开园第169天,入园游客达到103.27万人次,刷新了世博会的历史纪录。世博园里,随处可见拖儿带女的家长,他们或牵着或背着孩子,还有不少孩子躺在婴儿车里

一位孩子在排队人群中向外张望。

  10月16日,上海世博园英国馆前,人们排起长队等候入场参观,据悉,当日该馆的等候时间长达数小时。一位父亲背着女儿见此场景,只好无奈地离开。他说他想去排队人少的场馆,好带女儿多看几个地方。

澳大利亚馆前一位游客抱着小孩在休息。

丹麦馆前的互动喷泉最受孩子们欢迎。

  由于游客太多,晚上在庆典广场进行的音乐喷泉采取限流措施,一对父子站在武警战士排成的人墙边张望。

世博园为带孩子的游客准备了婴儿车。

家长和孩子在一处指示牌前驻足。

一个小孩在某展区前拍照留念。

荷兰馆里,母子俩通过电视屏幕看到了自己。

抢着给世博护照敲章的孩子们。

夜幕降临,疲惫的孩子趴在母亲身上睡着了。

  10月16日,星期六,中午12点多,张纯德背着双肩包,左手拎着两个折叠小板凳,右手牵着6岁的儿子,走出了13号地铁线的世博大道站。眼前的景象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人,到处是人,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张纯德没有退缩,握紧了儿子的手,毅然地融入了人流中。

  这一天,是上海世博会开园第169天,当日入园游客达到103.27万人次,刷新了世博会的历史纪录。40年前的大阪世博会,曾创下单日客流83.6万人的纪录,上海,很轻松地把这个纪录增加了近20万人。

  张纯德来自湖北武汉,本来准备暑假时带儿子来上海看世博会,但因为工作一直很忙,没能如愿。由于工作关系经常出国的张纯德对世博会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是却一定要带儿子来看一下,虽然他并不十分有把握6岁的儿子能看懂些什么,“主要还是感受一下,开拓一下视野,毕竟100多个国家参展,对孩子来说,也是一个接触世界的机会。”

  张纯德的儿子并不知道有多少个国家参展,也没兴趣知道,他只对瑞典馆前的大木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爬上爬下的,还不停地让爸爸给他拍照。一旁的丹麦馆也挺好玩,因为不用排队,就可以在外面看到“书里的小美人鱼”。而像一个巨大的蒲公英的英国馆也让他拍手叫好。

  大半天下来,张纯德和儿子就进了不用怎么排队的非洲联合馆和排队时间不太长的几个小馆,不过张纯德并不后悔,“我们小时候哪有这种机会啊,我想儿子长大了也会记得这次世博会的,再说我们还一不小心成了参与创造历史的人。”

  和张纯德一样,在世博园里,随处可见拖儿带女的家长,他们或牵着或背着孩子。还有不少孩子躺在婴儿车里,世博园区内共设置了7个童车租赁点,提供2000多辆婴儿车可以免费租用,每天开园不到一个小时,婴儿车就基本被租用光了。而在网络上,各种儿童观博攻略也层出不穷,网友“细致妈妈”就独创出“上海世博会儿童游览手册”,专为孩子们服务。

  实际上,少年儿童,永远是世博会的主角。历届世博会上,各个国家在不遗余力地展示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发明创造、展示独特文化的同时,始终将代表希望和未来的少年儿童放在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

  早在1876年,中国儿童的绘画赫然出现在费城世博会上;1933年,美国芝加哥世博会出现了迪斯尼的米老鼠、小矮人等卡通形象;1970年,日本大阪世博会出现了儿童游乐园;2005年,日本爱知世博会,青少年观众占到了总观众人数的63%,成为历史上吸引青少年最多的一届世博会……

  而在上海世博园里,有被打造成童话王国的俄罗斯馆,法国馆有小猫乐乐,比利时馆有蓝精灵,荷兰馆有米菲兔,西班牙馆有小米宝宝,捷克馆则讲述“鼹鼠的故事”……还有一块孩子专属的“领地”——育乐湾,通过数十种角色扮演游戏,孩子们可以成为糕点师、挤奶工、警察……

  国际展览局秘书长洛塞泰斯说:“上海世博会,归根结底是人类为自己的下一代,探索各种可能性的大聚会。”

  不能让贫困使山区孩子们的童年失色,这是艺术家朵夫的观点。他说:“世博会是关于未来的创意之旅,我们不仅需要展示文化,更不仅仅是展示建筑形式的新奇,更应体现孩子们的想象力、思考力和国人对孩子成长的关爱。我们应该给孩子们更多的轻松,更多的阳光。”

  世博会刚开不久,上海世博会形象大使杨澜就领着20多名来自农民工子弟小学的孩子游览世博园。她告诉孩子们:世博会是人类对未来的展望和梦想,将对他们的一生产生重要的影响。她建议:有条件的父母,都带着自己的孩子来上海看世博会。

  江苏南京的周玫在半年时间里来了4次上海看世博会,都是为了正在上小学的女儿。6月份第一次进世博园,早上4点多就起了床,“女儿太兴奋,根本就没怎么睡”。起床早的好处就是拿到了中国馆的预约券,周玫自己并没有进去,而是让给了女儿和同去的婆婆。女儿在中国馆里转了两个多小时,一出来就欢呼“太好看了!太好看了!”然后就不停地给妈妈讲自己看到的东西,“会动的《清明上河图》”、“超级水稻”、“小火车”……虽然自己没能进中国馆,但看到女儿这么开心,周玫觉得这次很值得。

  放了暑假,周玫又带女儿来了两次世博园,因为“女儿总觉得没看够”,几次下来,基本上把世博园转得差不多了,没想到,女儿又参加了南京一家报社举办的活动获了奖——一张世博会门票,周玫想了想自己又买了一张票,带女儿来上海又看了一次世博会,“只要孩子想看,就让她看个够,这可比玩其他的强多了。”

  上海的余宁宁赶上了10月16日的超大客流,他是为了自己两岁半的儿子,其实在“六一”儿童节的时候,他就带儿子进过世博园,“那时候儿子胆子还挺小,一进馆就害怕,我们就在外面转了转就回家了。”这次,他和儿子还是没进什么馆,但是他给儿子拍了不少照片,“现在世博会快结束了,我估计中国至少20年不会再办世博会了,我总得让儿子有点记忆。”

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