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世博主页 -> 正文

上海值得一游的地方

聆听上海外滩晨钟

孔晓宁文/图 http://expo.cyol.com 2010-10-23

外滩晨练

外滩晨景


  印象中,上海值得一游的地方似乎并不多。夜晚走到黄浦江边,登船或是步行,朝西看看璀璨灯光下“万国建筑博览”的美妙轮廓,向东望望陆家嘴栉比鳞次的摩天大楼,几乎是每个到沪游客的必选。我却有点儿不明白,为何前不久上海评出的“新沪上八景”,会把“外滩晨钟”列入其中。清晨光顾外滩,听听钟声,有意思吗?

  那口镶嵌在外滩海关大楼顶部的大钟,当年仅次于英国伦敦国会大厦大钟和克里姆林宫钟,体积居世界第三、亚洲之最,倒称得上是一件奇物。

  隐约听到它敲响六声,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从借宿的福州路一家饭店出发,朝东奔向钟声响起的地方。

  走一里多路就到外滩,左一拐便是海关大楼。与它并列着的共有23座哥德式、罗马式、巴洛克式、中西合璧式大楼,它们神形各异,都能讲出百余年来许许多多的传奇。

  由小渔港演变而来的外滩,自1843年上海开埠时起,便成为西方文明与东方文明最早的融汇之地。西方许多先进的科学技术,例如煤气、电灯、电话、有轨电车等等,都是最先从这个“桥头堡”传入,随后开始了它们的“中国之旅”。旧时的外滩,聚集着外国领事馆、银行与高档饭店,一度成为冒险家们的乐园;上海解放后,市政府、市总工会等机关部门取而代之;20世纪90年代起,盘古银行、荷兰银行、花旗银行等中外金融机构纷纷回归这里,大批国际奢侈品牌也争相来此落脚。据说,如今在外滩18号意大利杰尼亚服装品牌店,一件全球限量版西服,能卖10万元以上,而且即使提前50天预订,也未必订得上。荟萃中外历史经典与现代时尚的外滩,现在又与展现世界文明精华的世博园遥遥相对,这难道不就是中外文明间又一次酣畅淋漓的对话?

  穿过车辆稀少的马路,拾级登上黄浦江堤,由南向北缓缓而行,我开始在脑海中搜索起那些记忆的碎片。30多年前,我怀着憧憬及几丝诚惶,从一个小山沟来到大上海读大学,乘船抵沪或离校返家,必须经过外滩,平时有空也爱来逛逛。记得那时一近黄昏,这儿仅能容下两人的一方方石凳,都挤着两对情侣,当然是女的坐在男士的腿上。那时也很年轻的我们,总想弄明白那些恋人是如何保持亲亲热热而又不相互干扰的。那时上海住房极窘迫,青年男女只得把相对宽敞的外滩当作了密室。如此一来,外滩倒显得人多而逼仄。川流不息的车辆与公共汽车售票员敲打车门提醒路人回避的“梆梆”声,是外滩给我们留下的最初印记。

  眼前的外滩,刚经过为时两年多的重建,显得空旷大气多了。全长1.5公里长的江堤,经加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观景平台。而沿线新建或扩建的陈毅广场、金融广场和信号台广场,成了人们欢聚活动的中心。也许是人们居住条件改善了,外滩不再为情侣设置专门的空间,镂空亲水栏杆取代了被称为“情人墙”的观景阳台。黄浦公园围墙拆掉了,远远可见许多晨练的老年人,在安享着这一片绿意。记得旧上海滩有首脍炙人口的《洋场竹枝词》:“行来将到大桥西,回首窥园碧草齐。树矮叶繁花异色,雨余石上锦鸡啼。”词中一个“窥”字,形象地道出了那种因“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而招致的郁悒和耻辱。眼下园中老人们用热情的目光迎接我这个不速之客,而我从这目光中,读出了一种由衷的满足感。

  黄浦公园旁边,立了三块青石碑,分别镌刻着“外白渡桥修缮记”、“外滩滨水区综合改造记”和“外滩综合通道改造工程建设志”。朝阳把金色的文字抹上了一层红晕,刹那间它们在我的眼中便化成了一幅幅流动的画面:

  1907建成使用的外白渡桥,早已超期服役、遍体鳞伤。整整百年之后的一天,一艘驳船驶来,把整座钢桥顶升运至船厂,大修后又运回安装复位。眼下,这座焕然一新的桥,与它南头新辟的“外滩源”公共绿地浑然一体,既沧桑又亮丽。

  整个外滩滨水区改造工程,面积达18万平方米,包括扩建观景平台,并在它的“肚子”里建停车场。工程今年3月完成,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来这里闲庭信步。

  最为奇特的当数外滩地下通道工程。它得在外滩23幢大楼与江堤之间开肠破肚,显然有些冒险。因为,这个地下通道若贴建筑太近,会威胁建筑的安全;贴江边太近,自身又有危险;挖深了,会破坏地铁2号线和延安路隧道;不够深,又承受不了地面的压力。人们因此把它比作“心脏搭桥”。在外滩地面,我对这条看不见的地下通道充满好奇。离开上海前的那个晚间,我请朋友开车来回穿越了它,那是一种非常奇特的体验:通道内车子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不停地起伏变化,似有进入迷宫的感觉。

  有了这条地下通道,大量的地面车辆改走地下,路面只走少量出租车及公交车,显得畅快而又安静了。外滩也由过去以交通功能为主,实现了向休闲场所的华丽转身。

  “当、当……”海关楼顶的那口大钟,再次响起清脆的敲击声。这一回,我听出了一点别样的意味:人们的生活,说透了,离不开时间与空间这个座标系。时间固然是宝贵的,但空间往往更能体现出质量与价值,因此成为人们孜孜以求的目标。上海新外滩在扩大市民活动空间上做足了文章,这恰好满足了人们的最大需求。

  上海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加美好”;而新外滩,不就是对它最好的诠释吗?

  转自《人民日报海外版》(C-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