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世博主页 -> 正文

世博催生房屋日租模式 或随世博结束消失

http://expo.cyol.com 2010-11-01

 

广州的陈先生和女朋友本打算月初到上海游世博,但找旅馆让他颇为头疼。上海的朋友告诉他,基本上所有经济型的连锁旅店价格都翻了一番,很少有300元以下的房间。后来,陈先生在网上偶然看到“家庭旅馆”,158元的日租金让他眼前一亮。

所谓“家庭旅馆”,其实就是将装修房用以日租,世博期间沪外游客猛增,导致短租需求飙升,催生了大量日租房。记者在大型信息分类网——58同城网上发现,日租房信息近3万条,而房屋求租信息也不过3万多条。

不过,易居房产分析师杨红旭认为,火爆的日租房现象“因世博而起,也会随着世博结束而灭”。

二房东大赚租金差价

世博会初期,浦东王先生通过租下近20套毛坯房,装修后再转租的形式,收取租金差价。“利润很高,房间大小可以根据客户要求调剂,客户流失也少。”他透露,7月份时出租率达到高潮,平均每天租出70%~80%的房间,有近10天达到全租。和王先生类似的二房东乔小姐表示,世博期间手中的四套二房房屋,日租出率也有80%。

王先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从前的月租,每间房月平均租金在900元上下,以三房计算,每套房月租金最多在四五千元上下。但若采用目前的日租,按照房间面积不同,每间房日租金在68元~188元不等,一套房全租的月租金就可达到2万左右,是原来的4倍多。“利润算下来是去年的2~3倍。”王先生说。

记者在网上查询统计发现,发布日租房信息者大多数有多套房源,发布者也多以房产经纪人为主,二房东在日租房现象中扮演核心角色。21世纪上海锐丰浦东三林张江店经理姜明书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今年5、6月份出现一些租赁期在半年的客户。“有的人多次来租房,一开始说是给朋友租,之后慢慢也就透露自己是二房东了。”

不过,日租房租金算法各有不同,有的房东按照房间大小算租金;有的房东按照床位不同算,如按双人床,一单一双床等定价,例如,浦东上钢新村某出租房这样定价:有双人床的双人间在168元/天,而有一单一双床的双人间,则要188元/天;也有按照主卧、次卧之分定价,如上南花苑的一套公寓,次卧日均150元,主卧则是200元/天。

“我们定价主要是参考三个标准:一个是同行,另一个是周边旅馆的最小房间的价格,第三就是和客户谈,看他们的需求。”王先生说。

日租房多集中在浦东

21世纪上海锐丰新天地店高级经理李妍负责的区域,长租房比例在98%以上,她称:“世博对我们不是节日,带来的效果几乎是忽略不计的。”

21世纪上海锐丰西藏南路高级经理陶晓泓称,世博期间她所辖区域,一套短租房也没有做过。她称,西藏南路区域本来租赁房源就不多,半年以下的短租房租金也在2000元左右,不便宜。因此,尽管在世博之初,每天总有三四个短租咨询电话,但并没有房东感兴趣。

“据我所知,做短租的可能是小规模的房产中介,主要关心快速收益。也有不少房东怕麻烦,一般出租期至少在半年。”陶晓泓说。

事实上,日租房租赁往往需要租客与房东承担更多的风险,同时也耗费双方更多的时间精力。上述陈先生到上海之后发现,自己租下的家庭旅馆在6楼却没有电梯。作为房东的王先生,也经常碰到不满意的租户,但幸好并无太大的纠纷。

不过,随着世博临近尾声,不管是家庭旅馆还是连锁酒店,客流明显开始回落,王先生透露,9月学生开学之后,出租率大降,最低只有20%。一家名为“世博假日旅馆”的旅店,在“十一”黄金周后,入住率从80%一下子下降到了20%。店主方先生称:“世博人群已经开始退潮了。”王先生告诉记者,他已经开始和长租用户联系了。

事实上,日租房租赁往往需要租客与房东承担更多的风险,同时也耗费双方更多的时间精力。上述陈先生到上海之后发现,自己租下的家庭旅馆在6楼却没有电梯。作为房东的王先生,也经常碰到不满意的租户,但幸好并无太大的纠纷。

不过,随着世博临近尾声,不管是家庭旅馆还是连锁酒店,客流明显开始回落,王先生透露,9月学生开学之后,出租率大降,最低只有20%。一家名为“世博假日旅馆”的旅店,在“十一”黄金周后,入住率从80%一下子下降到了20%。店主方先生称:“世博人群已经开始退潮了。”王先生告诉记者,他已经开始和长租用户联系了。

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