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世博主页 -> 正文

平行论坛七:青年发展与城市未来互动环节

http://expo.cyol.com 2010-11-01

  平行论坛七:青年发展与城市未来互动环节现场

  主持人:董霞

  嘉宾:细野豪志、克里斯托弗·劳伦斯·阿努克、谢国睿

  主持人:刚刚各位嘉宾作了非常精彩的演讲和讨论,他们都代表了各自的阶层,他们都是属于不同年代的人。其实我现在已经开始实践我们所提倡的主题,就是考虑青年的优先发展。在我们论坛中,可以看到有六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嘉宾,也有政府机构的代表作的演讲,有年轻政治家和企业界的代表作的演讲。我们希望这样的论坛可以提供一个非常全面、涵盖各个领域的视角。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嘉宾。首先是克里斯托弗·劳伦斯·阿努克,之前他在大学工作,也在马尼拉以南的一个岛屿工作,发展当地的经济特区。我们也非常荣幸请到了细野豪志先生,他是日本众议院的议员,也是健康劳动以及社会福利委员会的成员。他连续四度当选为日本众议院的议员。细野豪志先生不仅在目前工作岗位上非常成功,在之前的职业生涯也非常成功。在三菱公司的工作经历也非常成功。我们这一组当中年龄最年长的一位嘉宾是谢国睿先生,他是RIM公司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他是一位备受尊敬的IT业领军人物。在这之前,他在一些私营部门,以及公共部门的高层岗位上担任过重要的职务,在加拿大的私营部门担任要职。

  首先我想请各位嘉宾跟我们分享一下你们的理解,或者说是一个认识,你们如何看待青年发展和城市发展之间的相互关系?

  我们从历史的角度开始讲,先请谢国睿先生。

  谢国睿:首先,感谢主办方的邀请,我代表RIM公司,大家都知道RIM公司吗?大家都知道黑莓吗?我知道中国人都知道黑莓。我们是一家非常年轻的公司,我是公司比较年长的成员。几年前,我们大概有几千名员工,现在有一万五千名员工,成长得很快,大部分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我非常喜欢在一个年轻的群体中工作,我们的文化非常创新,在中国、加拿大和世界各地都是如此。我们的公司成长很快,有很多年轻人,很多非常有才华的年轻人,大部分生活在城市当中。我们的公司来自加拿大多伦多,我们在北京、上海、广州都有分公司,这些都是中国大城市,我们在研发、项目发展方面有很大的投资,这都是由于中国活跃的创新能力。

  说到青年发展和城市生活,您刚刚提到的这个问题,这对于我们自身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我在中国度过了我一部分的青年时代,像沈阳、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我都生活过。我被这些大城市深深地吸引,因为那里的环境让年轻人可以找到他们自己的未来。今天,我已经不再年轻了,而我的责任是要给一家全球性的公司在中国找到自己的市场。我们在上海、北京、广州这样的城市发展业务,因为这些城市是人才的摇篮。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人们可以找到来自中国各地的人,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这些大城市,这些城市的环境是最为欢迎青年人的环境,有最好的社会条件来吸引年轻人,也有最好的环境来促进创新。

  创新是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学科,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文化相互交汇的过程中产生的,在我们的领域,大家都听说过硅谷这个名字,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聚集到硅谷,现在我们也看到在北卡罗来纳,在波士顿,在多伦多地区,都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我们可以看到在英国的伦敦也是如此,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大都市,在这样的地方很多的风险投资,很多的创新活动发生,在中国,北京、上海、深圳、广州,这样的城市也是如此,城市的魔力在哪里?人们喜欢聚集在一起,我们听说过这种聚集效应。有一个网站的创始人,他的理念是网络越大,网络的影响力就越强,无论对于互联网、社交网络、移动网络,对于城市来说都是如此,所以你需要有一种聚集效应,有社区的聚集,不同的社区聚集在一起,在上海、北京都有这样的现象,有了这样的聚集,才可以看到不同领域,不同文化、语言之间的交汇,这一切都是互相竞争、互相对照、互相对比的一个源泉。

  第二就是实际的环境,也就是说一方面我们要让人聚集起来,另外我们要实现平衡,也就是说要提供绿色和可持续性的一方面,有一些城市在社区建设方面做得非常成功,让有知识的年轻人聚集起来,建立风险投资,在实质的环境方面做得很好的城市总是成功的,中国上海就是一个例子,上海花了很多精力,通过世博会把这个城市打造得更美好,不断吸引更多的年轻人,让更多有能力的中国人向上海这个城市聚集,通过提供一个宜居的环境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谢谢。

  细野豪志:大家好,我是日本众议院议员。今天非常高兴能够来参加这次高峰论坛,再次感谢主办方,我是1971年出生的,现在在日本的国会有很多是70年代出生的年轻人在担任议员。在众多的年轻议员当中,让我参加这次会议,我非常高兴。我今天参观世博园,印象最深的就是年轻的志愿者很多,而且他们的工作非常认真,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当然在日本也有很多年轻人,用各种形式参与各种志愿者的活动,中国的年轻人工作非常努力,对外国游客非常热情。今天我参加高峰论坛,我想引用一首中国的古诗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就是: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这首诗非常有名,大家都知道,长江发源于青藏高原,穿越中国大陆,流入大海。在上海能够把这样一种潮流向全世界发布,我认为上海世博会举办得非常成功。今天是世博会最后一天,能够参加高峰论坛的“青年发展与城市未来”分论坛,我认为非常有意义。这是我此刻的心情。

  城市的未来与青年发展的关系我是怎么理解的?我谈一下体会。最近在日本,围绕青年与城市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具体来说,就是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农村地区和城市的关系,有很多年轻人不愿意住在农村,都要到城市来,所以在城市,比如我旁边住的什么人或者社区当中有没有居委会——中国可能是说“居委会”,对旁边的邻居或者居委会有兴趣的年轻人几乎没有。但是最近这种现象有所改变。比如说,年轻人当中关注儿童安全的现象,认为要注重儿童的安全,必须保持良好的邻里关系,想通过自己的行动改变城市的面貌,这种想法越来越普及。在日本,非营利组织的活动非常活跃,还有小学,以小学为中心,为重点地区,年轻人也积极参与教育活动。社区很多年轻人都参与到学校教育当中来,这种想法也不是日本独特的一个现象,而这种现象可能会在今后在世界各国普及。年轻人非常擅长于IT信息技术,也非常善于运用网络与人进行交流,所以我想日本有很多现象,以后会普及到世界各国。我们要在今后的城市建设当中,脚踏实地来进行城市间,特别是青年之间的交流,我认为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谢谢!

  克里斯托弗·劳伦斯·阿努克:首先我要感谢中国全国青联,我是来自于菲律宾的,感谢你们邀请我代表菲律宾来参加这个论坛,同时,我要感谢中国政府给年轻人这样的一个机会,参与这样的讨论,而且这也告诉了全世界,年轻人在这里,我们想要积极参与到城市发展和建设当中。

  说到我的一些想法,主持人的问题让我想起了菲律宾,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在这个故事里面讲的就是年轻人,年轻人说着不同的语言,来自不同的地方,但是,年轻人不管怎么样,就是在历史时期,也是代表着未来,年轻人之间的联系,潘敏先生和其他的一些主旨演讲人都已经给我们作了全面的介绍。我们的城市会给年轻人带来机遇,同时也带来压力,如果年轻人没有做好转变的话,他们就不能够抓住这样的机会。因此,城市发展以及青年发展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全世界都是如此。在这个论坛上,我们谈的一些话题都是非常重要的,也让我们学习到了很多。但是,最终各地城市才是真正采取行动的人,因此在讨论城市化的议题上,我们要不要害怕城市化、全球化?全球化和城市化一样都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因此,我们不仅要发展城市,也要把城市周边地区发展起来。

  在中国,我们也学习到了很多的经验,比如说,2008年奥运会,我也想跟大家分享我的故事。我们要推动发展,而这种发展不应该是单一的,应该是在各个年龄层次统一的、共同的发展。就好象奥运会一样,你要经历一层一层的比赛,才能最终达到目标。在比赛一开始的时候,有一场赛跑的比赛,发令枪一响,四个人同时跑,有一个人摔倒了,其他三个人停下来帮助他站了起来,一块跑。所以说,我们要发展的,不仅仅是一个单一的城市,或者是单一的国家,我们要发展一个整体。

  移民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一个挑战,如果一个城市没有准备好迎接大量来自于农村地区的年轻人的话,这些年轻人将会面临更大的挑战。这些年轻人将会更加脆弱。就像我说的故事一样,如果我们爱护年轻人,就要做好充分的机制和架构方面的准备,让年轻人参与到城市发展和年轻人的发展当中,这就是我的一些想法,我想我们如果做研究的话,肯定百分之百的研究会证明,城市的发展和青年的发展之间是密切相关的。谢谢。

  主持人:从三个发言人的发言当中,进一步强调了我们前面所得出的一个结论,也就是年轻人、是他环境的结果,而且我们日本的发言人也提出来,年轻人是社会所造成的一个结果;克里斯托弗·劳伦斯·阿努克也告诉我们,我们不是个体,我们是一个团体。

  接下来,我要问第二个问题,我们如何应对,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什么样的城市或者城市结构、城市管理机制、城市发展模式是我们应该推进的,是我们应该提倡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进一步推动城市和年轻人之间的积极互动。这个问题请问细野豪志先生。

  细野豪志:今后,青年会在城市当中发挥积极的作用。我想有几个必要的条件。首先,刚才两位嘉宾也谈到了创新能力,不断保持年轻人的创新能力,这是推动城市的原动力,这是城市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我有很多中国朋友,我经常跟他们说,年轻人应该有远大的志向,我的名字叫豪志,就是豪情的豪,志向的志,我的志向是非常大的,我爸爸妈妈为我起这个名字也是有这样的意图。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特色,应该在各种城市当中营造符合这个城市发展的创新特色。因此,我想,国际化的环境也是不可或缺的,从这层意义上来讲,上海是一座国际大城市,可以成为以后中国城市发展的一个典型。外国的朋友也对上海这种开放性的城市高度评价,国际化是上海城市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色。刚才两位嘉宾也谈到了,如何接受移民,包括其他地区到上海来工作生活的外来人口,我们首先要拆除精神上的墙,要让他们轻松地在城市生活。所以我认为上海的环境从全球化的视角来说,比日本任何一个城市都好。第二点,我刚才也提到了,要接受年轻人,就是要有一个安全网络的因素,要让年轻人觉得住在座城市非常安全,提供他们住房,要让他们住得起房,买得起房,城市建设应该如何考虑。这是一个大家共同感到困难的局面,住房问题是各大城市当中非常突出的现象。要关注年轻人的就业,日本人年纪大的人离职年龄是65岁,年轻人的就业不容乐观,如何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给年轻人,这也是日本城市发展的关键因素。

  另外,养育孩子,大城市要给居民提供一个非常容易养育孩子的环境,日本的少子化现象非常严重,现在正在接受这方面的挑战。不仅是创新,在各个方面,比如说安全问题,如何培养儿女问题,这些都是未来城市发展的一个中心内容。通过这些我们要建立一种具有未来发展希望的有魅力的城市。

  谢国睿:我的观点是代表企业界的,RIM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我们是在20多年前由一位大学生创立的,他连大学都没有念完。这方面,我们和微软的比尔·盖茨有点像,所以说,青年人和创业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从最早时期到现在我们的创始人一直有这样一个项目,要保证公司当中10%的雇员是来自于大学的年轻人,他们在公司当中作研究。滑铁卢大学是RIM公司的发源地,它的物理和工程非常出名,但是它有一项项目更有名,这项研究任何学历背景的学生都可以参与,所以我觉得RIM是在接受和融合方面做得非常好的公司,我们也有为期三个月左右的类似项目,让这些学生参加到公司的环境当中,他们在这边完成这个项目以后,可以继续回到学校完成学位或者选择其他的职位。也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项目,使得我们的公司非常年轻化,有创新的活力,因为我们依赖于来自大学的年轻学生。

  另外一个例子,在城市之间,几年前,我也提过这个建议,在这方面有一些进展,传统的一些贸易协议,也就是基于重商主义的贸易协议,关于产品的进出口市场,这些贸易协议现在实施起来变得越来越困难了,因为现在是危机之后的一个时代,有更多的竞争。现在保护主义不断抬头,即便是在像北美,美国这样的开放经济环境当中也有一些保护主义的倾向,对于一些市场,一些产品有保护。几年前,加拿大和韩国想要签订一个贸易协定,但是他们感觉到环境并不是很有利,所以我的建议就是不应该回头看,不应该老是去想那些产品的准入、市场准入等等这些问题,因为有很多传统的利益要对这个市场进行保护,我们应该向前看,应该去看这些服务行业、知识经济的产业,创造出一些新型的贸易协定。这些协定不一定是国家之间的协定,可以是城市之间的,或者是一个国家之内的城市之间,或者是各国城市之间的协议,让这些城市可以互相接触到各自的教育体系,可以互相交流,开展共同的研究,这可以说是一个人力资本方面的协议。比如两个不同的城市,比如上海和温哥华之间的大学,他们可以互相开放各自的学分制度,可以有一个短期的工作签证,可以让学生和老师互相结对。这两个大学之间、老师和同学可以共同合作,提出一些创新、服务业、软件方面的项目,可以吸引私营部门和其他基金的投资,来自政府、机构投资者或者养老金基金的投资。这样的机制当中,城市也将会成为学习的中心,同时城市会互相连接起来,促进这种创新领域的交流和沟通。这也就是我所说的不同文化和语言之间的交汇,人员可以在不同地区和领域之间流动,由此带来增长,这是产业界和学术界之间合作的方式,让不同城市的年轻人可以互相合作,互相激励,共同参与创新活动,在生物、化学、机械等等这些学科的学生都可以共同参与进来,由此可以创造出新的就业计划和机遇。

  克里斯托弗·劳伦斯·阿努克:在我们菲律宾,我们需要把青年人更加细分,比如说在校内和校外的青年人,这就是两个不同青年人的群体。此外还有一些有特殊需求的青年人,有不同的定义来定义这些更加细分的青年人群体。例如,原住民当中的青年人,少数民族的青年人,或者有一些残疾的青年人,当然残疾的说法我们并不鼓励,他们可能有一些缺陷,但是也需要有自己的需求。这是我们需要明确的,我们需要明确我们这些领域的不足,如何来弥补这些差距和不足,政府要有计划和项目。我同意公司的合作在青年发展方面非常重要,最终也会影响到城市和国家的未来发展,菲律宾总统给我们非常清晰的要求,作为青年委员会的主席我必须给出一个青年人的规划,让政府考虑未来几年的发展问题。这个规划并不仅仅是停留在国家层面,也要深入到地方层面,要有一个青年发展的指标制定出来,我们有一些人类发展的指标,我们也需要有青年发展的指标。

  就像我们经常所说的,并没有一个单一的政策和方法,所有的方法、政策、措施都需要本地化,适应当地的需求。需要多少开支,怎样的项目才能弥补这样的差距,各个地方都有所不同。有些地方可能有很多大学,教育就不成问题,可能是就业存在问题,是需要关注的。像在菲律宾,我们存在的问题就是人力资源和工作机会之间没有一个很好的协调,双方经常会发生错配的现象,所以要弥补这样的差距,教育、就业、健康、参与、价值观等等都是我们要关注的领域,有的时候可能经济很发达,但是人们的价值观却在不断弱化。所以需要关注这种不同的差距、不同领域的差距,一旦有了一个好的模式之后,就要把这个模式本地化,适应各地的实际情况。说到底是一个本地化的过程,需要由当地的政府来做。私营部门的参与也很重要,特别是青年人自己的参与。从2005年10月,我们就有一个地方政府的选举,我们选举了336名青年领袖,他们的年纪非常轻,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选举呢?这些青年领袖有各自的任务,也有各自的预算,政府会拨款给这些青年领袖用于青年的项目,主要是地方的项目。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的一些项目,或者是基金会,他们有权力来运用这个资金,满足当地青年人的需求。

  正如我们所说,要考虑青年的发展,就必须以青年人的视角来考虑问题,刚刚希门尼斯先生也是这么说的,我们要认识到青年人的特点,我们也得到联合国等机构的帮助,使得青年发展策略可以本地化,帮助更多的青年人,青年人本身也应该参与到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需要倾听他们的需求,提供给他们机遇弥补差距。非常明确,我们需要清晰地指出青年人发展当中所面临的挑战,这也是政府在做的工作。谢谢。

  主持人:我们得到的回答是多种多样的,这也反映了社会和各个国家的多样化。谢国睿给我们讲了城市和组织之间的新的趋势,细野豪志也提出了建议,建立一个安全网络,要推动和发展下一代。克里斯托弗给我们提供了实际的建议。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肯定存在差距,应该怎么做。关于这些问题,我们需要花很多时间来讨论。很遗憾,我们必须要结束我们的讨论了,但我相信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结束,这是新一轮的对话和沟通的开始,是在座各位年轻领袖和你们青年组织成员之间对话的开始。希望这次论坛的结束,意味着新的友谊、新的倡议的开始,我们要共同合作起来,应对困难和挑战。

  最后,让我们感谢几位演讲嘉宾跟我们分享你们的经验和建议,也感谢各位听众认真的倾听,我代表上海市青联以及主办方真诚感谢远道而来的贵宾,感谢联合会的各位成员。我们真诚希望把历史和未来结合起来,这样的话才能走得更远,走得更好,无论是年轻人还是所有人都是如此。谢谢大家。

世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