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世博主页 -> 正文

洋工作人员世博最后一天

http://expo.cyol.com 2010-11-02

 

本报讯记者 范彦萍 他们,有着一副外国人的面孔,却偶尔会蹦出几句中文,对看馆的游客有问必答。他们,从遥远的国度远道而来,世博会结束后,又将回到自己的国家。记者昨天在欧洲片区邂逅了诸多洋工作人员,对于工作了半年多,即将离开的世博园区,他们有着百种滋味,“一言难尽啊,有解脱、有失落、有放松、有不舍……总之,这是一辈子都难忘的体验。”一位外国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德国馆(网上德国馆)“中国通”——不舍、难过加解脱

曾在复旦读过中文和法律的德国馆的讲解员凯昨天穿着精神地守候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并不因为这是最后一天了而有所懈怠。不过,他告诉记者,世博会结束后,他就要回柏林洪堡大学继续自己的学业了。

“下个礼拜就要回国了吧,有点不舍得。”回顾这6个月的经历,凯兴致勃勃地作出了自己对上海世博会的评价,“这里的游客都非常有耐心,竟然可以在外面等上几个小时,这在欧洲是不可能的。我10多年前曾经去过汉诺威世博会,这次能到上海来为世博会服务,也算是圆了我的世博梦了吧。”

凯指着滑滑梯告诉记者,“你看,这里的游客很有趣,这明明是给孩子玩的滑滑梯,但是很多大人和老人也会尝试,这说明他们童心未泯。”凯还告诉记者,他们的一个互动游戏里有一个大球,需要大家喊出声来。每次,游客们都叫得天动地摇的,“中国人的嗓门好大啊。我喜欢他们齐心合力的这种态度。”

凯还告诉记者,自己这两天逛完了浦东几乎所有的馆,“虽然世博会结束了,但我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有的时候,我每天走十几个小时,不希望浪费这么好的机会。”

该馆的另一位工作人员Cologuo由于太过劳累,坐在一边休息。临近闭馆,她接过同事的一杯咖啡,喝了一小口。“早晨的时候,这里还是人声鼎沸,转眼间,人就变少了。这是最后一天了,有点解脱、有点失落、有点难过吧。这两天我们天天狂欢,参加各种各样的派对,尽可能多地花时间和同事们在一起。这里80%的人都要回到德国,同事们之间今后再联络的机会不多了。以后,德国馆会和其他馆一样,拆得七零八落,但这段记忆是永恒的,不是吗?”

瑞士馆(网上瑞士馆)导览员——过两天我就要接手新工作

昨天,记者看到瑞士馆的StefanvonArx(瑞福安)时,他正忙着整理给最后一批游客分发的赠品。

“过两天就要回去了,很高兴我将会有一个假期。还有,我找到了新工作,会开始新的生活了。”瑞福安告诉记者,世博的这段经历给他的面试加了分,让他很快找到了新东家。所以他觉得这趟世博经历很值。

不过,临走前,瑞福安还是有些伤感,“平时导览工作太忙了,很多场馆都没来得及看呢。”瑞福安向记者透露,他觉得中国游客非常有趣。瑞士馆有段时间缆车出了问题,好几次将游客停在了空中花园里,当他试图将游客们一一“解救”下来,从安全通道离开时,游客们似乎并不着急走,兴奋地在屋顶花园上拍照留影。“他们很享受这一过程,没有惊叫,也没有害怕。”

上海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