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世博主页 -> 正文

分享,让世博更精彩

http://expo.cyol.com 2010-11-02

 

“我不在上海,我在世博”。网络论坛、博客、微视频、无线终端加上新兴的微博客,使得刚刚结束的世博会公众参与程度空前

新媒体引领世博会盛宴 不在上海亦能体验世博

不管你是否意识到,当新媒体照进世博会,分享和互动中,普通观者依靠强大的网络,以个人视角传递信息的“自媒体”时代已经到来

潘先生拿出手机,敲下几行字“中国馆(网上中国馆)的预约券毫无悬念地在10多分钟内发放一空,西班牙、法国、比利时、日本、沙特的场馆,排队人数时刻保持在3000到6000人。”拇指一按,开心网上便有了新的更新,几分钟过后,便有好友前来围观。

“火爆。”一位好友评价。

“一会儿传照片和视频,更火爆。”潘先生回复。

一条消息,若干照片和视频,33条评论……

这一天是5月1日,上海世博会对观众正式开放的第一天,没有长枪短炮,没有报道团队,一个人,一部手机,潘先生的好友们通过他的直播,也感受到了世博的首日盛况。

如今,历时半年的上海世博会刚刚落下帷幕,累计参观人数达到7300万人次。

世博园内园外,网络论坛、博客、微视频、无线终端加上新兴的微博客,使得这次盛会的公众参与程度空前。

不管你是否意识到,当新媒体照进世博会,分享和互动中,普通观者依靠强大的网络,以个人视角传递信息的“自媒体”时代已经到来。

人人皆是发布者

边走边“织围脖”,边看边在SNS社交网站上晒心情,用手机即时“推”送所见所感的世博观者并不鲜见,那一端,则是在粉丝、好友关系中通过评价、转帖不断叠加并扩大的群落。在世博信息传递上,第一来源可能不是官方,不是新闻,而是自己在网络上关注的某人的分享。

某网站10月31日的世博微博专区中,有微博3万多条,有对正在进行的闭幕式的讨论,有对参观的满足,有对后世博的展望。

“在世博会这样的大型公共事件中,新媒体的浸入让发布的通道和信息都变得更丰富、立体、多元。观者通过个人视角捕捉个人感兴趣的点,在多个个体的多层次信息传递中,勾勒出一个更加全面的图景。”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表示,“原本被认定的一些受众成为了发布者,众声喧哗中展示着一个‘自媒体’时代。”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分析师单学刚介绍说,据该室统计,世博会期间人民网“我的世博日记”共有网民微博留言3700余条。仅新浪一家,博客中与“世博”相关的博文就有87万余篇,微博上,关于“世博”的条目更是达到了117万多条。

同时,城市光网,被称为准4G的TD-LTE的即摄即传技术等一系列国际先进信息服务技术在世博中的运用,个人的直播变得更加扎实,媒介和人的界线也越来越模糊。

10月1日上午,中国国家馆日的现场,盛大的庆祝活动正在进行,而采用TD-LTE即摄即传业务进行的活动直播也在同步,凭借最高传输速率可以达到下行100Mbps、上行50Mbps的技术支持,二者之间的延时只在1秒之内。如果你刚巧有一部可以支持即摄即传业务的手机,这样的直播做起来也绝不会逊色于专业媒体。

“新技术不仅让受众成为发布者,还能对发布者形成有效的道德约束。”胡泳说,“由于群落中充分的互动和分享,如果有人发布了假消息,很容易被拆穿。”

我不在上海,我在世博

在北京CBD工作的杨小姐,一直工作繁重,去上海现场看世博计划了好几次都未得,不过,她有自己的办法。

“你看,我可以这样观世博,虽然我不在上海。”杨小姐边说边打开上海世博会的官方网站,网上观博的指引就跳了出来。

网上世博,开了100多年来世博会的先河,国际展览局已经决定今后的世博会都要建立网上世博会,并以上海的经验作为典范。

移动鼠标,根据片区选择要去的场馆,然后选择进入,可以选择自动浏览或是手动浏览,在浏览方式上,根据个人要求,还提供了快捷介绍、动态穿越、实境畅游三种方式,其中在实境畅游中,惟妙惟肖的3D技术应用,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穿梭的人流、茉莉花的背景音乐、回廊间的婉转徘徊……

据上海世博局副局长朱咏雷介绍,截至10月26日,网上入园人次累计超过8100万,页面浏览量累计达7亿。

单学刚告诉记者,Alexa世界网站排名中,“网上世博”目前已经位居第2363位。

“当然,肯定没有现场的体现更丰富,比如,网上游览下来的感觉有些碎片化,缺少宏观情境的把握。”对网上观博,杨小姐也有一些不适。

对于未来的大型展会表现形式,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杜骏飞认为,从长远看,虚拟技术在会展业领域是有前途的,不过从现实应用角度来看,虚拟技术在大型展会中的应用还处在启蒙时期,要想获得更大的发展,还受到用户习惯、用户规模以及题材稀缺性、公司专业化程度等因素的制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