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世博主页 -> 正文

每日面对数万观众

中国国家馆“段长”:“我代表国家的形象”

http://expo.cyol.com 2010-11-02

    据保守估计,在世博会期间,严靖至少看见了500万人。

    严靖是中国馆的“段长”,负责协调观众从中国馆入口排队处起,到进入中国馆最高层的影院开始参观——这几乎是每个中国馆观众的“必经之段”。在上海世博会召开期间,一半以上的日子严靖都在岗,这意味着“每天从眼前至少经过5万人”。

    这个原本在上海市静安区江宁路街道工作的老党员,一辈子也没想过会代表国家形象,“每日面对数万人”。

    中国馆要凭预约券进入,一些没有预约券的游客就会各显神通。有的母亲把孩子抱上栏杆大喊“我进不去,就让孩子进去看看吧”;有人带来癌症病历证明站在馆外请求,因为“看一眼,少一眼”……

    有一回,一个30出头的北方小伙看见严靖身着制服,就过来套近乎,一口一个“大爷”,搞得47岁的严靖哭笑不得。

    不过,在这个自我评价“严肃有余、活泼不足”的男人板着的面孔下,有一颗柔软的心。“我看着人家大老远地过来看我们的国家馆,就特别想让他们进来。”于是,严靖通常不太敢走下中国馆那9米高的平台,否则,“还不知道要放多少人进来”。

    在严靖面前经过的,有青海玉树的孤儿,有四川汶川的孩子,有坐轮椅的百岁老人,也有结伴而来的癌症患者……

    严靖曾申请为一个普通家庭开放vip通道。那是已经故去的一位上海女医生的父母。两位老人手捧女儿照片,缓缓参观整个中国馆。每到一处,母亲都低头告诉女儿现在所看到的一切。

    人群中也不乏离奇的故事。一个男孩和母亲前来参观,突然倒在等候的队伍中,严靖上前抱起孩子冲到医务室,检查后发现,孩子是因内急又羞涩晕倒了……

    世博会让许多人“见此生所未见”,但对严靖来说,比这更重要的是考验:如何引导人流,保持国家馆的正常运转。“让观众对国家馆满意,并让观众和国家馆共同打造一个大国的形象。”

    要达到这个标准,首先要考技术。每天一两万人等待是常态,因此,严靖必须权衡,如果让大量人流进入馆内,电梯、影院的压力便迅速增加,其运转、维修就得加强,物业、保安、解说也必须跟上;但如果仅控制速度,等候区的队伍半天纹丝不动,人们就会抱怨:“为什么不放人进去?”

    第二要考心脏。很多人初到国家馆,就被高挑的红色大梁所震撼,仰头就拍照。他们看着头顶,就忘了脚下。每天严靖都得提心调胆地守着。有一次,他紧跑直追还是没赶上,“一个五六十岁的女游客仰头就栽下去了。有几秒钟,她一动不动,我的心好像也不跳了。”后来,女游客一个翻身爬起来,不好意思地离开了。“她看起来没事儿,但着实把我吓得不轻。”在每个上岗的日子里,只要站在“段”上,严靖的心,总是悬着。

    在严靖面前经过的数百万人中,可能没有人会记得这个“严肃有余”的男人,更没有人会发现,他那一身黑色的西服被晒得发红,和里面配套的马甲几乎成了两个颜色。也没有人会知道,严靖对自己有一个规定,只要在岗决不坐,因为“那是留给观众的位置”。他先后有7双皮鞋被穿得“张开了大嘴”,现在脚上的这双皮鞋也走得鞋底溜光。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